藝術氣息

和Diana一起培養藝術氣息-阿塔拉的葬禮

安妮·路易斯·吉羅代·特里奧鬆的這件傳世名作採用​​古典主義的手法來描繪少女阿塔拉入葬的情景。作品中牧師抱著阿塔拉正準備入藏,而他的戀人則抱住她的腳,傷心欲絕,不忍離去;畫家嫻熟地表現了這一幕生離死別的場景。古典主義的冷靜手法,使人物刻劃顯得含蓄,他們將悲哀藏在內心,並不過於外露,更增強了悲劇性的藝術效果。畫面色彩單純而不失豐富,凝重而又富於情感。

第一次去羅浮宮時,眾人皆往蒙娜麗莎的方向前去,但是這幅畫去直接的捉住了我的目光,如此苦澀卻又現實的瞬間,途中背景與其他腳色的顏色昏暗,反而去世的女主角卻光彩耀人,白皙的皮膚中散發著光芒,她的表情是那樣的安詳與平淡,與傷心欲絕且痛苦的男主角相互輝映,相較於這對情人,教士卻面無表情,如此平淡是因為看盡了生死而冷淡,還是因為相信女主以受神的招喚。

這幅畫帶有強烈的宗教色彩,男主角那一方用色昏暗沉重,彷彿在訴說著人世間充滿著痛苦,而主正是因為亞當和夏娃的錯而要人經歷生離死別,到人世間充滿痛苦與磨難,所以同樣地,男主角捉住女主角的腳那一方顏色也是如此黯淡,相反,由教士捉住女主角的頭那一方卻非常的光亮,將女主角的笑容與安詳配上明亮的色彩,彷彿在訴說著女主已經歷了人間的種種苦難,最後榮受矚的招喚,純潔的靈魂將到天堂去。

即使知道心愛之人是安詳的離去,但男主卻始終捨不得,在教士將她搬走時,男主始終深情的抱住情人的腳,並緊緊的抱入懷中,將臉埋入情人的身上,痛哭流涕,因為他知道這一別,便是永世不相見,隨著歲月的洗禮,他會慢慢地忘記情人美麗的臉龐,忘記她那獨特的溫度與氣味,漸漸地一切彷彿從未存在過,而愛即便永埋心中,但那種炙熱的感覺似乎也將隨著情人的離去長埋地底。

這樣的畫不禁讓我想起中國最深情的男人順治皇帝,在董顎妃逝世後,順治傷痛欲絕,戀人的離去,彷彿奪走了他的靈魂,這一生如夢似影,似乎就為了等待著那個能與你心靈相通,互道真情的情人,但是上天讓他遇見了那個人,卻又狠狠地將她從他身旁奪去,留下的只有一個破碎的心,和毫無靈魂的軀體,在董顎妃下葬時,順治是否也捉住了她的軀體,不願讓她離去?不論他是否如此,我相信那一刻,他依該恨不得自己也躺在那口棺材中,將與自己心愛之人永不分離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